-

韓三千中午的時候,才明明被自己輕鬆壓製,他雖然確實有一些古怪的反擊,但對若雨來說,那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他始終在自己手裡,就是一隻螻蟻。

隻要自己願意。她隨時都可以捏死韓三千。

也正因為如此,若雨第一個衝了上來,痛打落水狗的同時,也向所有弟子證明自己的能力,證明她才應該是四峰最優秀的弟子。

但隻是幾個回合,若雨已經滿頭大汗,韓三千淩厲且霸道的攻擊讓她疲於應付,巨大的能量消耗更是讓她身體基本抽空。

可反觀對麵的韓三千,雖然麵色冰冷。但眉宇間完全是輕鬆坦然!

忽然間,若雨纔可笑的恍然發現,自己纔是那條狗!

"砰!"

一聲巨響。若雨不甘的望著韓三千,身體隨後飄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人群啞然!

現場鴉雀無聲,針落可聞。

時間防佛在這一刻停止了!

所有人睜大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實。

若雨敗了,而且,敗的相當之慘。

隻是短短數分鐘,若雨便幾乎冇有招架之力。

而她所麵對的,竟然是小小一個虛無宗的奴隸!

韓三千負手而立。靜靜的望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如同死神一般,盯得他們脊部發涼。

吳衍緊咬後槽牙,雙目冰冷,手中拳頭緊緊握住,韓三千的表現,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但卻也更堅定了他要殺死韓三千的決心。

這種隱患,留不得!

"韓三千,這就難怪你專乾些偷雞摸狗的屁事了,原來,你學的竟是些妖術奇法,今日,我更留你不得,孤城,殺了他!"

"是!"

話音一落。葉孤城瞬間飛襲,白衣長劍,身化幻影!

韓三千眉頭一皺。緊運能量,想也不想,直接衝去!

轟!!

頓時間,白茫與黑氣直接相撞,巨大的能量爆炸直接讓在場無數弟子當場倒地,小桃這種奴隸更是直接被吹出三四米開外!

而緊隨著,整個茅草屋轟然掀頂,韓三千和葉孤城同時直射雲霄。

天空中頓時風走雲吼,一黑一白纏鬥激烈。

地麵上。一幫弟子從地上爬起來,慌忙從屋內跑到院外,一個個眼巴巴望著上空。此時的吳衍也快步到達院中,駐足凝望。

半空中,韓三千與葉孤城你來我往。

葉孤城猙獰一喝:"韓三千,上次你運氣好,三招之內冇取你狗命,今天,誰也保不了你。"

麵對韓三千,葉孤城自信滿滿,他根本就冇將韓三千放在眼裡過,即便他剛纔可以打敗若雨。

但那又如何,五個若雨,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韓三千無奈的搖搖頭。

葉孤城冷哼一聲:"怎麼?怕了?"

韓三千一笑:"怕?確實怕,我怕你從此懷疑人生。"

韓三千邪邪一笑,整個人身影一加速,化作數道殘影。直襲葉孤城。

而葉孤城,也運氣凝勢,毫不退讓的迎了上去。

雙方再次火星撞地球。一黑一白兩道光芒如同電龍一般,彼此纏繞,彼此爭鬥,碰撞之間的火焰,讓整個四峰的上空風吼雲走!

虛無宗內,各峰弟子均已走出舍屋。駐足於院中,遙遙望去。

林夢夕一直在主殿並未離開,身為母親。她為秦霜鋪製著屋內的住宿,此時,也和秦霜因四峰上空的震動而快步的走到院內。

不知為何。秦霜今夜心神極其的恍惚,尤其是看到此時四峰天空的情況時,更加心緒不寧:"四峰這是怎麼了?"

林夢夕眉頭微皺:"看樣子。四峰好像出了事。"

"會不會是韓三千?"離開四峰不過一天,秦霜便一直覺得心裡怪怪的,此時看到四峰有異樣。不由想起了韓三千。

林夢夕苦苦一笑,奇怪的看了眼秦霜:"怎麼,什麼時候開始。動不動將韓三千掛在嘴邊了?"

秦霜臉色微微一紅:"哪有!?"

林夢夕一笑:"你是我的女兒,難道,我還不清楚你嗎?但你得明白,你是虛無宗的未來,他,隻是虛無宗的一個奴隸。"

聽到這話,秦霜心裡頓時非常的失落。

林夢夕此時眉頭一皺:"不過,你不用太擔心,天空中的這兩股能量非常的強大,以韓三千來說,他到不了這種地步。"

秦霜心中微微放下心來,不是韓三千就好。

"但四峰的上空怎麼會突然這樣呢?"秦霜問道。

"上次洗澡的事,不是不了了之嗎?聽說,今夜有人潛入了四峰,抓走了小桃,想來,可能是上次的采花賊又行動了,不過,你戒院師伯已經帶人親自過去了,應該是正在抓人吧。"林夢夕道。

秦霜點點頭:"那我可以去看看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