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三千!"

一幫長老頓時大驚失色。

半空之上的人,怎麼會是他?!

與葉孤城鬥的如此天昏地暗的人,怎麼可能是個奴隸?!

秦霜麵色蒼白,身軀一個不穩,踉蹌數步!

怎麼會是三千!

突然,秦霜整個人神經緊崩,因為她忽然想起,此時韓三千所麵臨的。是眾弟子的圍攻。

不要說他了,就算是自己,或者在場的任何一位長老,也絕對不可能扛的過這麼多人的進攻。

"韓三千隻是個奴隸而已,何以有能力和孤城打的如此之久?"二峰長老皺眉而道。

"是啊,這著實有些匪夷所思啊。"三峰長老甚至有些後悔,早知韓三千有如此能力,當日主殿測試的時候,自己就應該收他為徒,起碼三峰也不至於淪落到毫無未來啊。

首峰長老望著半空著,他神情複雜,既擔憂自己的徒弟葉孤城。又總有點為韓三千可惜。

"韓三千雖然是個奴隸,但練的卻是邪法妖術,走的是經脈逆行。"

吳衍的話,再次讓一幫長老大吃一驚。原來,韓三千是魔道中人。

長老們頓時麵麵相覷,誰也再冇有點後悔之心了。

"韓三千救過我很多次,他不是魔道中人,他是好人。"秦霜怒聲為韓三千鳴不平。

吳衍頓時不滿道:"霜兒,你雖然天資聰穎,但你畢竟太年輕,社會閱曆太淺,分不清楚好人與壞人,韓三千根本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你被他矇騙了。"

"魔道之人豈能是好人,霜兒。你現在已經是主殿弟子,可要學會分辨是非!"首峰長老也諷刺道。

秦霜氣急,百獸林裡,韓三千為了救她甚至連命都不要了,回到主殿更是主動將功勞讓給自己,黑鍋自己扛,就算他真的是魔道中人,可這樣的人如果是壞人的話,秦霜寧願相信,這世上冇有好人。

"韓三千纔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樣,他是好人,我不會讓你們傷她的。"秦霜說完,整個人便要衝上去幫韓三千。

"霜兒,你給我站住!"

突然,林夢夕一聲怒喝,秀眼冷冷的盯著秦霜,臉上全是冰冷的怒意。

從小大到,林夢夕對秦霜是寵溺有加,甚至連一句重話都捨不得講,但這次。林夢夕生氣了。

如果韓三千是魔道中人的話,那麼秦霜必須要跟他保持距離!

"唉,霜兒,看來。你被那妖魔迷了心性啊,你不該如此。"

"是啊,霜兒,你可是主殿弟子了,怎麼能與妖魔為伍?你的任務,應該是斬妖除魔,捍衛正道。"

"他原先是你的奴隸,在這時候,霜兒,你更應該殺了韓三千,以此來證明你的立場!"

殺了韓三千?秦霜拚命的搖搖頭,不。她做不到!

她感激他都來不及,又怎麼會殺了他呢?!

"他根本就是個畜生,隻不過假借好意潛入我虛無宗,目的。就是為了做那些淫穢之事,秦霜,霜兒,你得為那些受害的奴婢們報仇啊。"

林夢夕冷冷的望著秦霜,韓三千犯事,秦霜這個奴隸主人和他最近走的很近,自然會被推到風口浪尖。

這會影響到林夢夕的未來前途,而消除這種風言風語的最好辦法,便是自證清白。

"霜兒,諸位師伯師叔說的對,有的時候是需要以自證清白,堅定立場的,你應該去幫你葉孤城師兄。"

秦霜不敢相信的望著林夢夕,一雙媚眼裡淚水輕滾,她依然堅決的搖搖頭,連連後退,她怎麼能殺韓三千呢?她寧願行麵對付的是自己,也不願意是韓三千。

"不,我……我不要。"

"霜兒,不許胡鬨。"林夢夕怒聲一喝。接著,直接將自己的配劍交到秦霜的手裡,意思再明顯不過,她要她殺了韓三千。

秦霜望著劍。眼淚輕流,遲遲不願接下。

"如果你不殺了韓三千,那麼,你我母子情誼,今日便到此結束。"林夢夕深知自己女兒的個性,雖然外表冰冷,但心地善良,如果不逼她。她的心軟會害了她在虛無宗的未來。

聽到這話,秦霜不敢相信的望著林夢夕,她想不到林夢夕會如此逼她。

一邊是救過自己的人,一邊是含辛茹苦將自己撫養成人的母親。秦霜的內心崩潰,一時間難以抉擇。

咬咬牙,結果林夢夕手中的劍,秦霜直朝韓三千飛去。

"眾弟子。聽令!"吳衍此時怒聲一喝。

眾弟子齊聲而喝:"在!"

"協助葉孤城與秦霜,擊殺韓三千這個妖孽,列陣,聽我號令。"

"是!"

眾弟子領命。排成數陣,對準半空中的韓三千,等待著吳衍的命令。

此時,秦霜持劍飛到了韓三千的麵前。

看到秦霜來了。葉孤城冷冷得意,望著韓三千。

"三千,對不起。"秦霜望著韓三千,愧疚的道。

韓三千一笑。提起手中的劍。"你不用對不起,百獸林裡,你我已經還清,你是你,韓三千是韓三千。"

聽到這話,秦霜嬌軀一震,心中突然感到無比的劇痛。

還清?!這也就是說,兩人再無關係了是嗎!

看著韓三千的笑意,再看看秦霜眼裡滿滿的悲傷,葉孤城忍無可忍:"行了,韓三千,少說廢話,受死吧。"

話音一落,葉孤城再次朝韓三千襲去,有秦霜在,葉孤城鬥誌昂揚,想儘辦法要在秦霜麵前表現一番,有秦霜為韓三千而難過,葉孤城出招陰狠,發誓要韓三千死無葬身之地。

麵對葉孤城的凶猛攻勢,韓三千冷聲一笑,手中輕鬆的便直接硬對。

葉孤城很快便越戰越驚,因為隻是短短的時間,韓三千本來還頗為生澀的天陰術,如今不僅手到擒來,最重要的是韓三千所用的招式裡,竟然有些是自己的法術。

這傢夥竟然邊打便偷學自己!

葉孤城額頭冷汗直冒,打不過是一方麵,不想打更是一方麵,這樣玩下去,他真的擔心自己會被韓三千給偷的連褲衩都不剩。

這些可都是他自己苦學了幾十年的東西啊。

葉孤城根本不知道的是,更苦的,還在後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