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父,您怎麼了?"韓三千急忙上前想要拉他。

"毒,劇毒,千古劇毒,三千,你的身體內怎麼會有這種劇毒?"韓消震驚的喊道。但片刻後,他還是強打精神,勉強站起來,擔憂的望著韓三千。"快快過來,讓為師給你看看。"

"不必了。"韓三千微微一笑:"師父不用擔心,這毒雖然確實很猛烈,不過三千倒與這些毒共存,它們並不會傷到我。"

聽到這話,韓消一愣。接著一步來到韓三千的麵前,手中能量一動,片刻後。他收回能量,整隻手臂都已發黑。

"奇事啊,奇事啊。"韓消連連搖頭:"我韓消隨師千年來,從未見過如此奇毒,可是……可是你竟然可以,可以和這種奇毒同生,這……"

"我體內本有劇毒,但王緩之給我下了天毒生死符,此後這兩股毒便變異成瞭如今的這種毒。"

"王緩之?三千。你見過王緩之了?他還給你下過毒?"聽到王緩之這個名字,韓消果然大驚失色。

韓三千點點頭,試探的問道:"師父,王緩之他……"

"既然你見過他,那理論上而言,你應該叫他一聲師叔。"韓消麵色冰冷,提起王緩之整個人便不由的怒火中燒:"不過,三千,他應該在岐山之殿的殿內,你怎麼會跟他碰上麵的?"

"其實當日拜您為師的時候,三千便不想隱瞞身份於您,您可曾聽說過手拿盤古斧的地球人,又可曾聽過今日岐山之巔裡,那個鬨的沸沸揚揚的神秘人?"韓三千正色道。

"盤古斧?神秘人?"韓消眉頭一皺。

片刻後,他啞然一笑:"老夫向來深居簡出。從不問世事,不過,城中以前倒確實聽聞有人拿到了盤古斧。今日上午進城買雞,更也聽聞了神秘人大鬨岐山之巔的事,本以為事不關己,那這些離自己則很遠,可哪裡想到……"

"本以為,老天無眼,竟讓那等叛徒飛黃騰達,如今看來,天不負我啊。"說完。韓消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頭頂的蒼天。

"那是自然,王緩之雖然封神了,但不過隻是個半神。你這老小子卻收了一個同樣是半神,但同樣又是萬毒之王的徒弟,老天不是不負你,而是對你特彆好啊。"人蔘娃從韓三千的衣服裡露出個腦袋,忍不住出聲道。

看到人蔘娃,韓消明顯一愣:"這是……"

"好說,小爺名叫人蔘娃,韓三千的兄弟,秦霜姑孃的老婆,哦不對,老公!"人蔘娃得意的道。

話音剛落,人蔘娃的腦袋上便捱了一拳。

"這是我師父,你給我老實點。"韓三千無語道。

人蔘娃委屈巴巴的摸摸腦袋,鬱悶的嘟起嘴巴。

"師父,您彆他胡說八道。"韓三千趕緊不好意思的抱歉道。

韓消笑著擺擺手:"此物靈氣所化。三千,你可不要對他太過暴力,應是好好珍惜纔對。"

"姓韓的賤人。聽到冇有,你師父讓你好好珍惜老子,他媽的,就知道用暴力征服老子,靠!"人蔘娃怒罵道。

韓三千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韓消卻將目光放在了身後的幾人上。

韓三千急忙介紹道:"哦。對了,師父,這位是江湖百曉生。這位是我前麵師父的同門師姐,秦霜,這位是徒弟的老婆蘇迎夏。這是我女兒韓念,念兒,叫師公。"

"師公!"韓念甜甜的喊了一聲。

"迎夏見過師父。"

"秦霜見過前輩。"

"江湖百曉生見過前輩。"

韓消高興的點點頭。算是對三人的迴應,接著微微一笑,從懷中取出一個玉佩。走到韓唸的麵前,輕輕的掛在了她的脖子上:"師公第一次見你,也冇給你準備什麼好東西。這玉佩就當師公送你的禮物吧。"

韓念搖搖頭,良好的家教讓韓念從來不敢亂收他人的東西。

"念兒身體虛弱,元氣不足,此乃你師公當日留給我的天命玉佩,可佑念兒快速恢複,拿著吧。"韓消看向韓三千道。

韓三千點點頭,韓念這才伸著脖子讓韓消戴上,然後乖乖的道:"謝謝師公。"

韓消慈祥一笑,摸了摸韓唸的腦袋:"念兒乖。"

接著,在韓消的邀請下,一行人進入了破廟之中,韓消拿了幾個破碗,勉強倒了些水,放在每個人的眼前。

韓三千倒並不介意,一口直接喝下。

水一喝下,韓三千卻皺起了眉頭,因為這水看似普通,但入口以後竟然有回味之甜。

看到韓三千奇怪的表情,韓消卻神神秘秘的一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