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卻是最好的辦法。"秦霜冷聲道。雖然這可能會帶來極大的輿論壓力,但秦霜是個敢做敢當的人。

為了其他弟子的安全,做事狠一點,有時候是必要的。

"可這樣一來,會讓很多無辜的弟子受到牽連。首峰和五六峰的弟子也未必全部都跟他們的師父一樣。"韓三千搖搖頭。

"最重要的是,接下來。我可能還會用到他們。"韓三千繼續道。

"我那幫奇獸大軍,很大一部分都是藥神閣的契約獸,隻要他們撕毀契約,它們會死去很多。不過,不是現在,王緩之一定會在大戰開始的時候纔會撕毀,以打我個措手不及。所以,再靠奇獸去牽製藥神閣的人,是不現實的。"韓三千沉思片刻後說道。

"我之所以不用虛無宗的弟子。一是因為前麵的戰局太複雜,虛無宗的弟子上去都是白白送死,但不代表他們冇有用處。削弱太多的話,我怕我要用的時候,人數太少。"

秦霜聽到這話,頓時不由皺眉道:"可是,如果不清查出奸細的話,用他們可能會帶來更糟糕的局麵。"

"這裡麵心向敵軍的奸細當然要查,不過,不是用我們來查。"韓三千輕聲道。

接著,韓三千輕輕一個招手。秦霜湊了過來,韓三千將自己的計劃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兩女。

聽完以後,兩女輕聲一笑,點點頭,接著,陪著韓三千繼續遊山玩水。

日落以後。

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從虛無宗跑了出去。接著,一路倉皇又謹慎的朝著山下藥神閣大本營而去。

但還冇到大本營,那身影便被葉孤城城駐守山腳的侍衛給攔住。

"乾什麼的?"侍衛冷聲,提劍便架在了那身影的脖子上。

那人趕緊舉手,同時右手上還舉著一個小小的牌子:"大爺饒命,自己人,自己人。"

侍衛看著他手中的牌子,一把拿過,看了一眼以後。跟旁邊人互相確認,這才鬆開了刀。

"我想見葉師兄,我有重要的事想要彙報。"

兩個侍衛點點頭。刀收了起來,頭也不回的指了指裡麵:"進去吧。"

得到放行,那個人快步的朝著裡麵的一個帳篷走去。

帳篷內,葉孤城正在喝著酒,此時,那人匆忙的跑了進來:"見過葉師兄,見過師父和各位師伯師叔。"

"是勉兒啊,起來吧。"首峰長老淡然道,喝下一口酒。他問道:"來的這麼匆忙,是不是很有什麼訊息了?"

那人扣了扣自己的腦袋,鬱悶道:"其實大獲全勝以後。我便按照葉師兄的秘令,一直都在監視韓三千。可說來也怪,韓三千一下午都帶著自己的老婆遊山玩水。"

"遊山玩水?"吳衍眉頭一皺:"你冇看錯?"

"師伯,弟子絕不敢走眼。"

葉孤城一抬手,示意吳衍不要不信任自己的弟子,冷聲望向所有人,道:"這韓三千怕還真是有耐心啊?這時候還有這心情?"

"嗬嗬,韓三千那個廢物,真的以為小勝一場,就真的嬴了嗎?"五峰長老不屑喝道。

"廢物本身就是廢物,有句話叫什麼,小人是一朝得誌,語無倫次,這話用在韓三千的身上,簡直是活靈活現。也罷。就看他還能神氣到什麼時候,等我們援軍一到,他韓三千現在笑的多開心。到時候便哭的多淒慘。"六峰長老也怒聲喝道。

"說的對!"首峰長老附和道。

葉孤城眉頭微皺,將目光放在了吳衍的身上,想看看他是什麼意見。

直覺告訴他,韓三千應該不至於如此大意,畢竟雖然他確實勝了,有驕傲的資本。但他也應該明白,山下藥神閣的大軍敗而不撤,也就意味著起碼威脅還在。

吳衍皺著眉頭。思考片刻,起身道:"我看這事恐怕冇有那麼簡單,韓三千這傢夥我們也算打過幾次交道了。觀其言行,怕不是一個魯莽行事的人。我懷疑……"

"師伯你是懷疑,韓三千不過故意放的障眼法?"葉孤城道。

其實。這也正是葉孤城所懷疑的,彆說韓三千,可能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如此放鬆纔是。

"是。"吳衍點點頭。

葉孤城正欲說話。此時,門外又是一聲通報,緊接著一個人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看了眼在場所有人,又看了一眼那名叫勉兒的人,接著跪在地上:"葉師兄,大事不好了。"

兩人均是從虛無宗跑出來的奸細,可僅僅間隔不到半個小時,說辭卻完全不同,另在場人疑惑萬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