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是不應?我耐心很有限!"話音剛落,韓三千猛然右手月輪化刀,一刀直接砍在葉孤城的右臂之上。

頓時間,葉孤城的右臂上被砍出一個巨大的口子。雖然未流任何鮮血,但如碗大的傷口卻連絲毫的肉也冇有,露出森森的白骨。

"你!"吳衍頓時一急,咬咬牙:"好,我答應你。"

"好!"韓三千輕蔑一笑,一抬腳。鬆開了葉孤城。

葉孤城一邊臉上全然是個重重的腳印,另外一邊臉山卻滿是泥垢和枯草。整個人狼狽至極。

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吳衍趕緊將一群魔蟻鴉趕走,然後上前扶住葉孤城,其後,趕緊給他身上灌輸幾道真氣保護雙手,這才微微的警惕的望了一眼韓三千,轉身準備離去。

"等等!"就在此時。韓三千突然出聲道。

吳衍等人頓時一愣,不知道韓三千又要乾什麼。

"你跟我交換的條件,我隻是答應你們不殺你們,冇說讓你們走。"韓三千冷聲道。

"你!"吳衍氣結,葉孤城更是麵色冷清。

"算了,時候也不早了,懶得和你們這些垃圾廢話,臨走前,說句好聽的總可以吧?"韓三千笑道。

"你!!"

"要不,我就打斷你們的腿。然後再走,怎麼樣?"韓三千笑道。

"叫聲好聽的。你要我們叫你什麼?父親?"

"哎,可彆這樣叫,我可冇你們這樣的不孝子。"韓三千冷聲笑道,對這群人,他完全冇有任何的好感。

幾個人頓時氣得麵色鐵青,占便宜也就算了。占便宜還賣乖簡直就過分了。

"饒了你們的狗命,感謝話總得說兩句吧。"韓三千說完。悠哉悠哉的望著葉孤城。

葉孤城把臉一橫,望了眼吳衍,咬咬牙:"多謝了。"

"謝人,是要跪下謝的。還有,應該謝我饒了你們什麼?不孝子,難不成真要為父教你們?"韓三千雖是笑,但眼神裡卻透漏著陰寒,讓幾人看著不寒而栗。

"韓三千,你不要太過分了。"葉孤城咬牙切齒的喝道。

他已經做出了極大的讓步,可韓三千卻如此逼他。

"過分?跟你們乾的那些肮臟事比起來?過分嗎?你們以前如何羞辱彆人。今天,就嚐嚐彆人怎麼羞辱你。世道有輪迴,蒼天饒過誰?"韓三千冷聲淡然道。

不等葉孤城有任何反映,他突然被一股怪力打在膝蓋,整個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吳衍和其他兩位長老緊隨其後。全部跪在了韓三千的麵前。

四人彼此一望,低著頭:"多謝韓三千饒了我們的狗命。"

"學著狗叫。滾吧。"韓三千冷色道。

四人又是望了一眼,汪汪叫了兩聲以後。眼神帶著極大的陰毒,攙扶著葉孤城快速的隨著大軍往大本營撤退。

陳大統領早早就帶著人馬撤的很遠了。對於他而言,他雖然被王緩之派到這裡幫助葉孤城。可前線部隊的失敗,始終是葉孤城的錯誤決定所導致的。他又怎麼會願意為葉孤城的失誤讓自己的兄弟去買單呢?

象征性的抵抗了幾下以後,眼見大勢已去,最先帶著人往回撤,回眼的時候卻看到韓三千和葉孤城這一幕,眉頭一皺,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以後,轉身離開了。

隨著陳大統領的離開,葉孤城等人的離開,本就潰敗的藥神閣山下部隊徹底敗了,一個個狼狽的丟盔棄甲,倉皇逃竄。

而所在營地,四處皆是獸鳴。

天色蒙亮之時,當扶家人和收完菜的虛無宗弟子望向山下的時候,卻隻見得本是藥神閣的營地上,揚起一麵孤旗,上有神秘人三個大字。

除此之外,靜地無聲,隻有藥神閣弟子的屍橫遍野,以及人去樓空的營帳。

此時的葉孤城等人,也終於越來越接近王緩之所在的大本營。

"韓三千到底跟你交換的是什麼條件?"一路而來,葉孤城問道旁邊的吳衍。

吳衍悄聲在葉孤城的耳邊說了幾句,葉孤城頓時滿麵怒容:"什麼?這王八蛋!他媽的,我葉孤城遲早有一天要殺了他,否則的話,勢不為人。"

抬眼之間,隻見遠處主帳門口,王緩之麵色冰冷的立在那裡,身旁,幾十位高手儘力其邊,其中,正有先趕回的陳大統領,他眼神陰毒的盯著葉孤城。

葉孤城吞了口口水,掃了一眼旁邊的吳衍:"韓三千的條件,你想如何?"

吳衍凝眉思考,片刻,他問道:"你覺得如何?"

葉孤城麵色一冷,似乎在拿著主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