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大統領冷冷一哼:"尊主,有這麼巧嗎?韓三千突襲大勝,我部主將卻一個都冇殺,如果換作是您。您可能嗎?"

"嘶!"王緩之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韓三千搞了那麼多事,終於拿下了勝利,斬尾卻不斬首,這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他即便真的要利用葉孤城反間我們,那放了葉孤城即可,憑什麼連吳衍等人都放了。這不等同於放虎歸山嗎?尤其是,兩軍還在交戰!"陳大統領冷聲道。

兩軍交戰。自然能殺對方多少高戰鬥力者便多殺多少,這種此消彼長的做法,是個人都會做。

"你的意思是……"王緩之皺眉道。

"怕他們都是韓三千的暗棋,在我們麵前演戲,讓我們在大路設防,實際上他們抄小路突襲我們。"陳大統領淡然道。

王緩之頓時麵色一征。再聯想部隊失守,葉孤城接連被捉弄,似乎,一切也說的過去。

沉默了片刻,王緩之突然抬起了頭,揚揚手,讓一旁的陳大統領下去,葉孤城眼見陳大統領衝自己一聲冷笑,頓時有種不詳的預感。

"行,葉孤城。我就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你領三千人馬立即在大路設伏。"王緩之道。

"三千?"葉孤城頓時一愣。三千人馬要對韓三千的奇獸大軍以及扶家天藍城的援軍,是不是有些不太夠?!

"葉大統領,兵不在多而在精,再說埋伏之戰,你用那麼多人乾嘛?"陳大統領笑道。

"陳大統領,你將前線敗下的將士重新整合加上你部弟子。等待侯命。"王緩之吩咐道。

"是!"陳大統領說不出的高興,葉孤城敗下的部隊散人足有近兩萬人。加上自己一直儲存實力而怎麼參戰的兩萬多人馬,可以說是如今大本營最強大的部隊。

王緩之讓自己統領這支部隊,這足以說明,王緩之現在已將重任交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至於等候待命,自不必多說,顯而易見是要他偷偷去小路埋伏。

想到這裡,陳容生大統領得意冷笑。

小小葉孤城,也想跟我爭?!

從主帳帶著萬人部隊,葉孤城越想越氣。雖然不知道陳大統領跟王緩之說了什麼,但他一定冇好話。否則的話,王緩之也不可能隻交給自己區區三千人馬。

三千人馬能乾什麼?修道者之戰又非凡人之戰,無須一刀一槍的打,遇上多幾個高手。人家特麼一掌下來就能死一片,連當個炮灰都不夠。還要搞埋伏?

這不是等同於一個小屁孩去埋伏一幫壯漢嗎?!

"這個陳大統領,真特麼的卑鄙。趁我們有一點疏忽,就各種搞我們。媽的,以後彆讓我抓住機會。抓住機會往死裡弄他。"葉孤城不滿的憤恨甩手怒道。

但因為用力過猛,傷口頓時撕裂。疼的齜牙咧嘴。

"被韓三千陰了,還要被自己人陰,越想讓人越生氣。"首峰長老附和道。

吳衍皺皺眉頭:"行了,都少說兩句,既然尊主重新交代任務,還是把任務做好吧。"

"吳衍師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們罵韓三千和陳大統領有毛病嗎?"五峰長老不滿道。

"是啊,師兄,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韓三千和陳大統領那兩個賤人把我們孤城害成這樣,說他們怎麼了?"六峰長老也不滿道。

剛纔看到韓三千的時候,他們慫了,這時候自然不會放過討好葉孤城的機會。

"嗬嗬,我們在這罵陳容生,又能如何?給韓三千看狗咬狗的戲?"吳衍不滿反擊道。

一幫人頓時閉上了嘴巴。

一個個鬱悶無比的在大路上設下了埋伏。

而此時,在距離大路不遠的幾十公裡外。小路之上,虛無宗弟子一排接著一排,舉著神秘人聯盟的大旗,浩浩蕩蕩。

身後,是天藍城的扶家軍。

而最前頭,扶莽身騎一條飛虎,身旁跟著數百奇獸,奇獸陣中,一個巨象的腦袋上馱著一個豪華的小轎子。

轎子奢華無比,不過,四周都用金黃色的簾布蓋住,看不清裡麵的情況。

不過,很明顯,轎頂上那一個韓字旗,還是說明它的身份自然是屬於韓三千的座駕。

隊伍浩蕩,並以極快的速度,一路抄襲而去。

與此同時,天空中一條銀色長龍載著一個人,從空而落,一路直劃向大路那邊。

寬闊的大路之上,韓三千帶著蘇迎夏、冥雨、扶離、秦霜等女眷,此時正像是一支旅遊一般的小隊似的,緩緩而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