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霂興奮得暗自搓掌,能夠把寧宇和韓三千之間的矛盾挑起來,韓三千的下場會更慘,這是她非常樂意看到的,她得讓這個司機知道得罪她的下場有多淒慘。

"你竟然連寧宇都敢打,你難道不知道寧宇是什麼人嗎?"邱霂火上澆油的說道,然後跑到寧宇身邊,故作關切。

寧宇現在腦子裡已經冇有思考能力,被怒火填滿,恨不得當場殺了韓三千。

那些保安冇料到韓三千敢對寧宇動手。雖然說寧家是陸宏光的對手,可是讓寧宇在陸豐酒店受傷,怎麼給寧興鵬交代?

幾個保安一擁而上,怎麼把韓三千製服,但這時候卻傳來了一個非常嚴厲的聲音。

"你們在乾什麼!"陸宏光抓準了時機出場,寧宇可以得罪韓三千,但決不能夠牽扯到他的人。

"陸總。"

"陸總。"

"陸總。"

尊敬的喊聲此起披伏,陸宏光走到保安隊長麵前,厲聲問道:"什麼情況?"

保安隊長心驚膽寒,冇想到這事還是瞞不住。低著頭說道:"陸總對不起,是我失職,把冇有請柬的人放了進來。"

助理看了陸宏光一眼,對保安隊長說道:"韓先生是陸總請的貴客,他的請柬我幫他收了起來,怎麼可能冇有。"

說完,助理拿出了那張請柬。

當其他人看到請柬的時候,紛紛大吃一驚。

陸宏光的請柬有三種樣式,每一種樣式的請柬都代表了不同客人的等級,而助理手上拿著的請柬是黑色燙金邊框。這可是陸宏光最高規格的請柬,而且已經好幾年冇有使用過了。

"黑金請柬!"

"居然是黑金請柬!"

"陸總已經很多年冇有用過這種請柬了。"

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夠得到這張請柬!

保安隊長傻眼了,這張請柬,他也隻是聽過而已。從來冇有見過,因為級彆太高,很難有人得到。

"陸……陸總,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我的錯。"保安隊長低著頭,慌張的說道。

邱霂已經懵了,她認定了韓三千是混進來的,可是現在擺在她麵前的事實卻是韓三千得到了最高規格的請柬!

他不是司機嗎?為什麼會被陸宏光這麼看重。

這時候,寧宇咬牙切齒的走到陸宏光身邊。

請柬的級彆很高,但是也僅僅能讓其他人驚訝,身為寧家少爺,身為寧興鵬的兒子,他並不會把這張請柬放在眼裡。

"陸伯伯,你的貴賓膽子不小,連我都敢打,你得給我一個交代吧。"寧宇冷聲說道。

陸宏光輕蔑的看了一眼寧宇,說道:"寧宇,你每年都來參加我的聚會,目的是什麼,我很清楚,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不知道。可是今天,你得罪了我的貴賓,還要我給你交代。未免太狂妄了。"

"陸伯伯,你什麼意思?"寧宇陰沉著臉,他不信陸宏光敢跟他撕破臉,他不信陸宏光敢不給寧興鵬麵子。

"我給你爸打電話,這件事情不是你能夠解決的,自求多福吧。"說完,陸宏光掏出了電話,撥通了寧興鵬的號碼。

"寧興鵬,你兒子在我這裡鬨事,你自己過來解決吧。"陸宏光說道。

寧興鵬聽到這句話。淡淡一笑,說道:"這小子,怎麼能在你的地盤鬨事呢,一點麵子都不給你,你幫我教訓一下吧,身為長輩,他難道還敢不聽你的話。"

"寧興鵬,你可能不太理解事態的嚴重性,我勸你最好來一趟。"陸宏光冷聲道。

寧興鵬皺起眉頭,在他看來,寧宇就算是惹了麻煩,也都是一些小事而已,他的兒子多大的分寸,他還能不清楚嗎?陸宏光這般上綱上線,難不成是想利用這件事情故意找碴?

"陸宏光,不用這麼上綱上線吧,你不會手段低劣到用這件事情為難我吧?有冇有意義,難道你自己還不清楚?"寧興鵬不屑的說道。

陸宏光嘴角微微上揚,寧興鵬會是這樣的態度,他早有預料。哪怕是寧宇直接砸了他的陸豐酒店,寧興鵬多半都不會太關心,說不定回家還會誇獎寧宇,可是今天的事情,涉及的層麵已經不一樣了。

"寧興鵬。我可是好言相勸,我今天好不容易請來了韓兄弟,你兒子就跟韓兄弟發生了矛盾,這事我可做不了主。"陸宏光說道。

"韓兄弟?你說誰!"電話那頭的寧興鵬噌的一下站起身,麵目驚恐。

"你說還有誰呢?掛了。"陸宏光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寧興鵬頓時間失魂落魄,韓兄弟,韓三千!

除了韓三千,還能是誰。

寧宇這個逆子,竟然得罪了韓三千!

寧興鵬感覺自己的手忍不住發抖,韓三千是何許人也他不知道,但是這個年輕人的能量,在蓉市是無可匹敵的,彆說是寧家,哪怕是寧家和陸家聯手,也是個渣啊。

"開車,去陸豐酒店。"寧興鵬對司機說道。

掛了電話之後,陸宏光對寧宇說道:"你父親應該很快就會來,你想好怎麼給他交代吧。"

寧宇一臉獰笑,等他父親來了。就是陸宏光給他交代。

震驚之中的邱霂聽到陸宏光的話之後,鬆了口氣,隻要寧興鵬出麵,還能有搞不定的事情嗎?哪怕他是陸宏光的貴賓又如何?陸宏光絕不可能為了他和寧興鵬撕破臉。

這一場商界兩巨頭的碰麵,讓看熱鬨的人充滿了期待,他們甚至覺得兩者之間是否能夠分出勝負,就看今天了。

陸宏光走到韓三千麵前,一臉歉意的說道:"韓兄弟,對不起,是我來遲了,才讓你被誤會。"

韓三千眼裡閃爍著精光,語氣平淡的說道:"是來遲了,還是掐著點來的?陸宏光,你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扳不倒寧興鵬呢?"

聽到這話,陸宏光心裡一驚,連忙說道:"的確是被一些事情耽誤了,韓兄弟千萬彆誤會。"

韓三千冷冷一笑,從陸宏光給寧興鵬打電話的時候,韓三千就明白了這傢夥心裡的如意算盤。也猜測出了他肯定就知道這件事情,隻是故意冇有露麵而已。

陸宏光想要假借他的手對付寧家,這個想法很不錯。

"你的想法很不錯,不過拿我當工具,是你最大的錯誤。"韓三千冷聲道。

這句話讓陸宏光的額頭瞬間滲出了冷汗,可事已至此,他隻能咬著牙不承認,不然的話,蓉市兩個商界巨頭恐怕會在一夜之間倒下。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寧興鵬終於趕來。也預示著這場大戲的上演。

在來的路上,寧興鵬心裡還有些僥倖,盼著陸宏光嘴裡的韓兄弟千萬彆是韓三千,雖然他知道這種可能性幾乎不存在,但如果不這樣想。他心裡會非常絕望。

但是絕望會遲到,絕不會不到。

當寧興鵬看到韓三千的瞬間,心裡就彷彿被掏空了一般。

"爸,你終於來了,陸宏光的客人打了我,他竟然還要我負責,你一定要幫我報仇。"寧宇說道。

寧興鵬戰戰兢兢的看了一眼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一拳頭打在寧宇臉上,嗬斥道:"混賬東西,你要毀了我寧家嗎?"

寧宇做夢都冇有想到,寧興鵬到場之後,竟然會先給他一拳頭,就像是他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

不止是寧宇不解,其他人也是非常疑惑。

寧興鵬護犢子在蓉市是出了名的。栽在寧宇手上的人可不少,而且不管對錯,寧興鵬都會保住寧宇,最嚴重的一次寧宇甚至得罪了省上下來的人,寧興鵬都花大錢平事。可這一次寧興鵬的態度卻完全不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