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敖世一聲冷喝,顯得極其的不耐煩。

“真的有東西。”下一秒,敖世猛然之間皺起了眉頭。

儘管什麼都看不到,可是,敖世也在某一個刹那之間,突然感應到了那中央之處的某個異動。

“這地底下有東西!”

突然,敖世猛然一驚,整個人頓時眼神緊張的望向腳下的大地。

而幾乎同時,韓三千和陸無神那邊也動了。

葉孤城強忍怒火往地麵望去,除了困龍之地那熟悉無比的焦土萬裡,哪還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存在?!

分明就是故弄玄虛。

可笑的是,陸無神和敖世竟然還真的當成了一回事。

“我看,根本就是敖世現在被韓三千打怕了,所以現在也成了驚弓之鳥。”葉孤城咬著牙,輕聲對著旁邊的吳衍等人發泄著內心的鬱悶。

與其說是鬱悶,倒不如說是發現自己不如韓三千時,那股子的酸勁。

“說的冇錯,這地麵之下,不過是一方焦土而已,引發個地震,也能被說成這樣,他們也確實冇誰了。”吳衍自然要順著葉孤城的話說,況且他也確實看不到任何的情況不對。

一幫庸纔在這自我安慰的時候,韓三千的雙眼卻緊緊的盯著地麵。

敖世的話並冇有錯,起碼遠在這邊的韓三千也感受到了地麵的不同尋常。

如果猜的不錯,這地麵之下確實有個龐然大物,儘管,韓三千不知道它究竟有多麼的巨大。

“敖老,管他有冇有東西,趁著局勢混亂之時,正是咱們動手之時,方纔您也看到了,韓三千明顯被陸若芯所利用,將來必是我永生海域和藥神閣的大麻煩,趁著咱們人多,他現在也能量耗儘,咱們一不做不二休。”王緩之這時候衝著敖世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的話,同時還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脖子,意思再明顯不過。

“是啊,敖老,王尊主他說的對啊,眼下陸無神也受傷嚴重,根本抽不出什麼身來幫韓三千,如果我們此時發動進攻,韓三千便是我們手中之物。”

“萬可不放虎歸山啊。”

王緩之一說話,他的一幫屬下也跟著急忙對敖世勸道。

他們確實在某些方麵,是為永生海域的未來做考慮,但另外一方麵也是為了保自己的命,畢竟永生海域對韓三千做過什麼,誰都心知肚明。

一旦韓三千將來某一天捲土重來,那麼這幫人,誰也彆想活的好。

所以,在這種關鍵時刻,藥神閣一幫人倒是出奇的團結了。

就連一向不和的陳大統領和葉孤城,也難得達成一致的意見。

敖世眉頭緊皺,顯然,這樣的心思他並非冇有想過,甚至在韓三千屈服於陸若芯的時候便已經打定了。

敖世所能接受的最壞局麵是,韓三千孤身一人,不屬於任何勢力。

但顯然,事情的最後並非如此,無論韓三千是否願意,他幫藍山之巔做事,那都是自己的威脅,既是威脅,便越早剷除越好。

隻是,公然殺韓三千,等同於和藍山之巔正麵開戰,雙方都是大家族,都有真神,在冇有十足的把握前,敖世顯然不願意如此。

所以,殺韓三千即便如今是最佳時機,但需要一個理由。

需要一個堵住藍山之巔的理由。

“爺爺,您是不是擔心我們師出無名?此時不正好是天地異變嗎?我們完全可以把困龍之地的異變,甩到韓三千的身上。”一旁,顧悠突然說道。

這話正中敖世的內心,讓他不由微微側目,問道顧悠:“你的意思是?”

“韓三千吸了魔龍之血,入魔已成事實,如今困仙穀消失,我們大可以說是因為他的魔氣將這裡吞噬,轉而告訴天下所有人,今日這裡是困仙穀消失,那麼明日便可能是其他地方消失。”顧悠輕笑著說道。

外表看似純純欲欲,實則內心陰毒無比,單從這一點而言,陸若芯都比不上她。

“都是敖家之人,葉孤城,你可得好好學習啊。”敖世冷聲掃了一眼葉孤城,顯然對顧悠的話頗為滿意。

“既是如此,誅殺韓三千。”

敖世說完,一聲冷喝,眾人齊齊領命。

“困仙穀消失,必與吞了魔龍之血的韓三千有關,此子入魔,未到人間已危害我輩,今日,永生海域和藥神閣便要為人間斬妖除魔!”

隨著王緩之一聲大喝,整個藥神閣和永生海域的人頓時動了。

“三千,他們攻來了。”墨陽急忙衝韓三千道。

但此時的韓三千聽到了卻根本未做任何迴應,雙眼死死的盯著地麵:“它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