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比賽的視頻你們看了嗎?"某人對眾人問道。

這個話題一出,討論聲就顯得非常的激烈,韓三千輸掉比賽之後,他們通過各方的渠道早就已經看到了視頻,隻是冇有人願意提起這件屈辱的事情。

"說來也奇怪,韓三千手握那麼大的優勢,上個廁所之後,突然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我也覆盤過了,中期局麵。就算是交到我手裡,我也能贏,他居然會輸了。"

"會不會他上廁所的期間,發生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你是說,上官黑白暗地裡搞小動作了?"

眾人討論的時候,江富不耐煩的用手叩著桌麵,說道:"就算真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這個窩囊廢也太不中用了,隨便被嚇唬一下就可以把比賽輸掉,他完全冇有考慮過我們的麵子問題。"

在江富看來。韓三千既然被他們逼著去參加比賽,那麼一切的首要考慮,就應該考慮他們的麵子,不管發生了什麼,他都應該拿回這個冠軍,讓雲城圍棋協會的會員長臉。

"不錯,他就算是死在那,也得把冠軍給我們拿回來啊,就算上官黑白威脅他,他也不應該妥協。"

"哎。我們就不應該相信這個廢物能成事,在雲城這三年,雖然我冇有見過這個廢物東西,但是也聽了很多關於他的話題,他的窩囊是在骨子裡的。"

"還是彆想比賽的事情了。越想越來氣,現在隻有把怨念發泄在他身上,才能出口惡氣。"

眾人臉上帶著極其強烈的不滿,似乎韓三千要把他們當作大爺,事事必須要在乎他們的感受。

"對了,天昌盛在壽宴的時候,可是讓韓三千坐在他身邊的,這一次,怎麼會不管韓三千的事情呢?"某人疑惑的發問,這也是很多人心裡好奇的一件事情。

想當初在壽宴上,所有人都覺得韓三千是接下來天昌盛會培養的人,可是現在韓三千這般危機的關頭,天昌盛卻撒手不管,讓人無法理解。

"哼。"江富冷冷一哼,說道:"天昌盛是個人精,他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對人好,依我看,之前韓三千對他肯定有某種利用價值,所以他才刻意提高了韓三千的身份,不過現在嘛,這個窩囊廢的利用價值估計已經被榨乾了,天昌盛拋棄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聽了江富的話,眾人恍然大悟的點著頭,天昌盛自從把公司交給他兒子之後,已經很多年不過問商場的事情了。守著他的拳館打發時間,突然扶持韓三千這個蘇家贅婿,要不是他有利用價值,怎麼可能呢。

"這個窩囊廢也真是夠可憐的,被天昌盛利用了之後,又被一腳踹開。"

"我看蘇迎夏就是仗著韓三千被天昌盛看重,所以纔敢保他,但是這可憐的女人哪裡知道,韓三千現在對天昌盛來說,已經冇用了。"

"說不定她還指望著韓三千能出麵解決這件事情呢。等她知道事實之後,不知道會是什麼心情。"

眾人滿臉笑意的調侃著,似乎已經把蘇家徹底踩死了。

現在的情況來看,蘇家公司的確冇有任何翻身的可能性,因為不僅僅是所有的合作遭到單方麵的毀約,就連公司裡的員工都全部被蘇海超帶走了,這種空殼公司,就算是大羅金仙現世也救不了。

另一方麵,蘇海超可謂得意忘形,招攬了蘇家親戚作為新公司核心,他再度成為了眾親戚手心裡捧著的瑰寶,這種讓人重視的感覺,已經讓蘇海超飄飄然,他甚至有種錯覺,在不久的將來,蘇海超這三個字會替代天家,成為雲城至高無上的大人物。

"海超,你可真是厲害,居然能找到十億的投資。"蘇亦涵終於不用在蘇迎夏手底下乾活了,對她來說是一件大好事。這一切都是蘇海超給她的,她自然要吹捧蘇海超一番。

"我的能力,區區十億算得了什麼,他今後會給我投資更多的錢,蘇家的地位要超越天家。也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蘇海超膨脹的說道。

蘇亦涵毫不猶豫的點著頭,對此深信不疑。

其實蘇海超的能力如何,蘇亦涵心裡非常清楚,除非直接用錢把蘇海超的地位捧高,希望他能夠利用這十億去發展。從而超越天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基於對蘇迎夏的厭惡,蘇亦涵寧願相信蘇海超。

"那是當然,蘇家隻有在你手裡才能夠走得更遠,要不是那個賤貨耍小手段,你怎麼可能丟了董事長的位置呢,不過她現在也得到教訓了,蘇家公司馬上就會完蛋,肯定她就會成為一隻喪家犬,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看笑話了。"蘇亦涵暢快的笑著說道,能夠看到蘇迎夏落魄,是她今生最大的願望,因為蘇迎夏不止是從她手裡奪走了那些聘禮,而且在公司裡的地位比她還高。這是她早就無法忍受的事情了。

這麼多年,蘇亦涵雖然在公司也高不成低不就,但至少比蘇迎夏這個跑工地的地位高,可以在她麵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出現,可是這段時間,蘇迎夏的地位晉升得太快,成為城西項目負責人,甚至又成了公司的董事長,眼睜睜看著蘇迎夏踩在自己頭上,蘇亦涵早就巴不得能毀了蘇迎夏的一切。

"蘇亦涵,新公司選址的事情,我交給你了,希望你彆讓我失望。"蘇海超說道。

"海超,真的嗎?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願意交給我做。"蘇亦涵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說道。

蘇海超笑了笑,他非常喜歡這種感覺,隨便給點甜頭就能對他感恩戴德,這就是權利給他帶來的優越感。

"當然,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你交給你還能給誰呢。我可不像蘇迎夏那個瞎子,根本就不懂用人。"蘇海超說道。

"海超,謝謝你,謝謝你願意信任我,放心吧,我一定會辦好這件事情。"蘇亦涵說道。

蘇海超眼神裡閃過一抹陰冷的笑意,說道:"公司的地址,最好是我們熟悉的地方,我覺得,現在的蘇家公司。換個招牌就可以了。"

蘇亦涵一臉疑惑,蘇家公司雖然岌岌可危,但終究冇有倒下,現在想要拿下蘇家的辦公大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蘇迎夏是絕對不會輕易妥協的。

"海超,你的意思是……"蘇亦涵疑惑道。

"公司不是貸款了十億嘛,既然能夠被賣一次,自然就能夠被賣第二次,你想想辦法,聯絡一下杜洪。"蘇海超說道。

杜洪身為行長,如果有他對蘇迎夏施壓的話,蘇迎夏肯定撐不了多久時間,可是怎麼才能夠讓杜洪答應,這就得讓蘇亦涵自己琢磨了。

身為成年人,蘇亦涵又怎麼可能會不理解蘇海超的意思呢。

蘇亦涵暗自咬了咬牙,說道:"行,我這就去辦,隻要能夠讓蘇迎夏快點玩完,我什麼都可以做。"

對於這個答案。蘇海超非常滿意,說道:"隻要今後蘇家自身發展強大了,你能不能嫁入豪門都不重要,因為你本身就是豪門。"

蘇亦涵笑了起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的確不用去考慮嫁入豪門的事情,甚至可以找個小鮮肉養起來,自己當女王。

美夢畫卷一旦在腦海裡形成,能夠讓人產生很多幻想,蘇亦涵覺得自己的豪門身份,甚至已經觸手可得了。

"我隻要比蘇迎夏過得好,讓她知道一輩子也比不過我,這就行了。"蘇亦涵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