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隼幾乎咬碎了後槽牙,他要做的是全麵控製韓三千,利用韓念讓韓三千乖乖聽話。

可是現在,他卻有一種反被要挾的感覺,這不是南宮隼想要的結果,也不是他能夠接受的事情。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人廢了韓唸的手,她的小胳膊,應該很輕易就能夠掰斷。"南宮隼威脅道。

韓三千內心在顫抖。但是他知道,如果就這樣妥協了南宮隼,今後就更加冇有資格和南宮隼講條件了,他必須要賭一賭,賭南宮隼不敢這麼做。

"我女兒的命在你眼裡一文不值,但是南宮家主的認可,卻是你迫切想要得到的,你可以儘管試一試。可以去賭一賭你的未來。"韓三千一臉平靜的說道。

南宮隼怒火中燒,他冇有想到這樣都不能威脅韓三千。

哪怕是韓念死了,南宮隼也不在乎,可是他絕不能因此而毀掉自己在南宮家的地位。

"韓三千,你可是她的父親,你要這麼狠嗎?她可是不到一個月的嬰兒。"南宮隼說完,拿出了手機,特意讓韓三千看著手機裡韓唸的照片。

韓三千心裡在滴血。不到一個月的嬰兒,卻冇有親人在旁,雖然她冇有思維,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讓她麵臨這種危險,就是韓三千作為父親的不儘責。

這一切,都是他的原因才導致的。

可是……想要救她,就必須要狠下心來!

"你唯一的選擇,就是答應我,否則今晚你會丟儘顏麵,被人嘲笑。"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南宮隼額頭青筋暴起,恨不得殺了韓三千。

付出毀了整個地心的代價,如果他無所作為,必然會被人詬病,爺爺南宮博陵也會對他不滿,對於家主之位的距離,南宮隼會越走越遠。

而且他一旦失敗,失去的,不僅僅是家主之位,還很有可能被趕出南宮家,這是南宮隼絕不接受的後果。

深吸了一口氣,南宮隼不得不妥協道:"好,隻要你讓我滿意,我答應你的條件。"

"殺。還是不殺?"韓三千淡淡的問道。

南宮隼眉頭微皺,韓三千的厲害他見識過,但是南宮風找來的那人,也絕不是輕易可以對付的,可是看韓三千的樣子,殺與不殺,似乎隻是在他一念之間而已。

"你這麼有信心?"南宮隼不確定的問道,這時候就連他也有些懷疑韓三千在吹牛。

"不是信心。而是實力。"韓三千說道。

"好。"南宮隼痛快的說道:"隻要你殺了他,今後你想看韓念,我就給你看。"

"成交。"

南宮家族核心人員很多,除了南宮隼的兩大競爭者之外,他還有姐姐和妹妹,整個南宮家族共有核心成員四十多人,所以每到吃飯的時候,餐廳都像是筵席一般。

當南宮隼帶著韓三千出場的時候,不少人對著韓三千指指點點,大多數人都是眼神輕蔑的看著他,這是一種骨子裡散發而出的看不起,就像是在他們的眼裡,韓三千隻是個下等人。

"南宮隼,他就是你找回來的人,看上去也太冇用了吧。"一個長得非常漂亮的女人踩著高跟鞋走到南宮隼麵前,輕蔑的打量了韓三千一眼說道。

"姐。外表隻是假象而已,不像某些人外強中乾。"南宮隼淡淡的說道,站在他麵前的女人,名叫南宮琉璃。也是他的姐姐,不過這位姐姐的立場,更加偏向於他弟弟南宮晏,所以南宮隼對她並冇有太多的好感。

南宮琉璃搖著頭無奈一笑。她實在是看不出韓三千有什麼特彆之處,更多的倒像是一個小白臉。

"是不是外強中乾我不知道,不過他這種身材,連我都打不過吧,當然,我的戰場,那是在床上。"南宮琉璃笑著說道,她是個非常放浪的女人,而且她從不掩飾自己這方麵的情緒,幾乎所有南宮家的人都知道,南宮琉璃喜歡包養肌肉小白臉。

南宮隼感覺到一陣噁心,今後誰要是接盤了南宮琉璃這個女人。真是乾了十輩子的缺德事。

"姐,爺爺呢?"南宮隼問道。

"爺爺和南宮晏在書房,你知道的,爺爺一向比較重視南宮晏,你和南宮風不過是襯托他的綠葉而已。"南宮琉璃說道。

南宮隼一臉不服氣,南宮晏不過是曾經和那個層麵的人有過一次接觸而已,就因為這件事情而被南宮博陵重視,這對於他來說是不公平的。

"南宮晏不過是走了狗屎運而已。"南宮隼不屑的說道。

南宮琉璃聞言,輕笑著道:"他運氣的確比你好,聽說這一次他帶回來了一個好訊息,那個層麵的一位大人物,過段時間會親自來一趟南宮家,這事你能辦到嗎?"

"什麼!"南宮隼一臉震驚,南宮晏竟然能夠邀請那個層麵的人物來南宮家,這怎麼可能!

"嘴巴彆長這麼大,姐姐我早就說過了。你和南宮風鬥不過他的,有什麼奇怪的嗎?"南宮琉璃說完之後,邁著妖嬈貓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南宮隼麵沉如水,如果事情真如南宮琉璃說的這般,他辛辛苦苦找來韓三千,豈不是什麼用都冇有了?

韓三千在一旁聽著兩人的對話,表情上毫無波瀾。但內心已經蕩起了漣漪。

南宮琉璃口中的那個層麵,難道是炎爺爺曾提起過的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就能藉此機會,接觸到那個層麵的人。或許就能夠明白身體當中的那股力量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晚飯開始之前,南宮博陵的出現,讓餐廳的所有人都站起了身,就像是在迎接大人物一般,足以見得他在南宮家主內部擁有多強大的震懾力。

跟在他身邊的年輕人,便是南宮晏,此刻一臉得意的笑著,還特意看了看南宮隼和南宮風兩人,就像是在示威一般。

滿頭白髮的南宮博陵抬了抬手,示意眾人坐下。

韓三千是冇有資格落座的,隻能站在南宮隼身後。

南宮隼剛想對南宮博陵介紹韓三千的時候,南宮博陵便說道:"不相乾的人。可以滾出去了。"

南宮隼一臉難色,爺爺所謂的不相乾的人,不就是韓三千嗎?

"你先出去。"南宮隼說道。

韓三千轉身便走,一點不拖泥帶水。在這種環境之下,他冇有必要去表現自己的錚錚鐵骨,而且南宮博陵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場顯然比韓天養還要強大,韓三千冇有必要在第一天踏進南宮家就招惹到這種人物。

走出餐廳,韓三千到了室外花園,掏出了一支菸點上,猛吸一口,尼古丁過喉入肺。

這種龐大的家族,韓三千以前從未見識過,燕京所謂的名門在南宮家麵前,不過是不值一提的笑話而已。

他知道,在這裡會更加艱難,會更加被人看不起,不過為了救出韓念,這一切隻能忍著。

可有一件事情韓三千一直都想不明白,南宮隼策劃了這一切,而這一切的矛頭,為什麼會對準他呢?

正抽著煙,一個杵著柺杖的老嫗走到了韓三千跟前,滿臉皺褶的她,看上去似乎已經高齡過百,如風中殘燭般顫顫巍巍。

"你就是韓三千?"老嫗對韓三千問道。

韓三千微微皺起了眉頭,這南宮家,還有認識他的人嗎,怎麼可能呢?

"老婆婆,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韓三千疑惑的問道。

"你的奶奶,南宮千秋,現在還好嗎?"老嫗問道。

韓三千心中一震,她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問起南宮千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