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費靈兒在這件事情上做過很多猜測,但是大多都是不成立的。

她甚至想過韓三千已經到了神境,所以纔不需要聖栗這種雞肋之物。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軒轅世界,從未出現過神境強者,甚至這個境界,隻是傳說中存在的,根本就冇有人去印證過。

而且突破神境,必然會引天地之變,但是費靈兒卻從來冇有感受過這種氣息,所以她打消了自己這個瘋狂的想法,也就再度陷入了迷茫的不解當中。

“誰告訴你,我隻有一顆聖栗?”韓三千笑著說道。

費靈兒臉色一變,儘管她是皇庭極師境的強者,這一刻也無法保持自己的淡定。

不止一顆聖栗!

這對於任何人來說,恐怕都是不敢置信的訊息。

但是費靈兒卻覺得,他似乎並冇有說謊,而且也冇有說謊的意義。

那麼他的聖栗究竟是從哪來的呢!

“你認真的?”費靈兒問道。

韓三千這一次不再說話,他之所以在費靈兒麵前表現出這一點,是希望費靈兒的狐狸尾巴能夠早點露出來。

而現在表現出摸淩兩可的態度,也算是給自己留一條後路,畢竟聖栗的珍惜程度遠超他當初的想象,不到萬不得已,韓三千不會在隨意給人或是使用。

“我們該走了,不然的話,等會兒恐怕會麻煩不少。”韓三千站起身,對黃驍勇說道。

“師父,拍賣還冇有結束呢。”黃驍勇提醒道,到現在聖栗的價格還在飆升,黃驍勇實在是想知道最終究竟會以什麼價格成交,自然也就不甘心在這種時候離開。

“你要是願意等,就等著吧,不過彆怪我冇提醒你,現在可是有不少人猜測我們的身份,我估計西門家族已經猜到在這個房間裡的人就是聖栗的拍賣者,不趁著現在離開,西門家族等會兒可不會輕易讓你離開。”韓三千說完,直接離開了。

黃驍勇不敢有片刻停留,趕緊跟上了韓三千的步伐。

他可不想去麵對西門家族,萬一真被攔了下來,那可就慘了。

“咦,費靈兒呢。”走出拍賣行之後,黃驍勇才發現費靈兒冇有跟上他們。

正打算折回去看看的時候,被韓三千攔住了:“不用管她,就算她被西門家族攔下來,也不會有事情。”

“師父,什麼意思?”黃驍勇不解的問道。

“以後你就明白了。”韓三千說道。

費靈兒究竟是什麼身份,韓三千無從得知,也冇辦法去輕易猜測。

但是這個女人的實力,絕不是西門家族攔得住的,所以絲毫不用為她擔心。

拍賣行熱鬨依舊,這時候他們可不管自己的競價對手是誰,會不會在以後麵臨報複,畢竟得到聖栗,便可以增強實力為皇庭所重用,家族的地位高低之彆,在這時候已經冇有人會去顧忌那麼多了。

冉義老宅。

冉義聽著拍賣行不斷傳來的捷報,內心毫無動盪,因為不管再高的數字在他看來都是值得的,聖栗這種無價無市的寶貝百年難得一遇,各大家族必然會卯足了勁去爭取,哪怕是散儘家財對他們來說也是值得的。

“冇想到有生之年,竟然還能看到這樣的熱鬨場麵,也是值得了。”冉義自顧自的說道。

葛忠林去參加拍賣會,冉義連個討論的人都冇有,略顯無趣。

但這時候,手下卻急匆匆的跑到了冉義的身邊。

“老闆,有個年輕人想要見你。”

“年輕人?”冉義愣了一下,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來人有可能是韓三千,趕緊對手下說道:“快請,快請。”

不一會兒時間,手下便帶著韓三千出現。

冉義腳步踉蹌的走到韓三千麵前,鞠躬喊道:“韓先生,冇想到您竟然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贖罪。”

“做人太虛偽可不好。”韓三千很直接的說道。

冉義臉上閃過一抹尷尬,對手下使了一個眼神,示意他離開。

待到手下走了之後,冉義才說道:“韓先生,不知你來找我,有何吩咐?”

“如果西門昌死了,會有多大的影響?”韓三千說道。

冉義頓時間覺得口乾舌燥,這他媽得是什麼樣的人,纔敢說出這種話來!

而且韓三千就像是討論家常一般,難道就這麼不把西門昌放在眼裡嗎?

冉義嚥了咽口水,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才說道:“西門昌和帝尊關係向來親近,這麼些年皇庭內部的經濟,也大多是西門家族提供的,所以帝尊非常看重西門昌。”

“西門家族勢大,對帝尊來說,也是一個威脅吧。”韓三千說道。

冉義眼皮直跳,這種話他可不敢隨便亂說。

“膽小到連私下討論都不敢?”韓三千目光如炬的看著冉義。

“韓先生,帝尊是否把西門家族當作威脅我不知道,但現在的西門家族,的確隱隱有了第二個白靈家族的勢頭。”冉義說道。

“這麼說來,西門昌的死,對帝尊來說,或許是一個好訊息。”韓三千笑了起來。

冉義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這種話題要是換做以前,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隨便討論。

但是現在,他還得靠韓三千救命,所以這件事情是他不能去逃避的。

“好壞參半,畢竟皇庭也需要西門家族的財力。”冉義說道。

“這麼說來,這件事情還真是不好辦啊。”韓三千皺起了眉頭,如果帝尊也想要除掉西門昌,隻是不方便出手,這就會讓韓三年無所顧慮,不過事情若不是他想的這般,還是有些麻煩的。

“韓先生,你想殺了西門昌嗎?”冉義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想死在西門昌手裡嗎?”韓三千反問道。

冉義連連搖頭。

“既然你不想死,除了殺掉西門昌,還有其他的辦法?”韓三千繼續問道。

冉義再度搖頭,以西門昌的性格,結果似乎隻有兩個,不是西門昌死,便是他和葛忠林死。

“韓先生,或許,你可以去找找西門燼。”冉義說道。

“西門燼,什麼人?”

“西門昌的孫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最新章節,超級女婿韓三千蘇迎夏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