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慕笙抬手,做了一個阻止的動作。

“等一下,你們大堂經理的辦公室在哪裡?”

前台看著他們,心裡有些警惕,正要找藉口搪塞過去,陸厲琛就點了點琉璃台。

“叫你們總經理出來!”

很快,總經理從辦公室裡走出來,一見到陸厲琛,整個人都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居然是陸少。

“陸……陸少!”總經理老遠就把手伸了出來,熱情地迎上來,“陸少,你怎麼來了?”

他目光一移動,眼尖地認出站在陸厲琛身邊的那個女孩,不是唐慕笙,還能是誰。

“這……這不會是慕笙小姐吧!”他跟陸厲琛握了手,又轉向就唐慕笙。

“你好,我是唐慕笙。”

唐慕笙客客氣氣地同總經理打招呼。

“真冇想到陸少跟慕笙小姐一起過來了?是打算在我們酒店開會?”總經理搓著手問。

“不是,我們來找人。”

唐慕笙不想耽誤時間,“你們這裡的大堂經理,涉嫌故意殺人,我們是來取證的。”

說著,她亮出了一張宋隊特批的調查證。

“什麼?孟經理?”

總經理簡直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是不是誤會,總要等我們取證過後再說。”唐慕笙等著總經理給他們帶路。

走過富麗堂皇的大廳,側麵是一個辦公室,總經理讓人來把門打開。唐慕笙推開門,這個辦公室不算大,但佈置跟裝修與整個酒店如出一轍,自然也不算很差。

陸厲琛問他:“平時這個辦公室就隻有孟經理一個人在使用嗎?”

“對,隻有他。他上午請假了,說老家有點事,我當時還奇怪,從前他從來不請假的。”總經理回答。

唐慕笙走到辦公桌前,隨手翻了幾份檔案,又拉開抽屜,裡麵是一些生活用品,總經理還在那裡感歎。

說孟經理出身小地方,平時工作格外用心。

有時候,酒店旺季,或者有大項目合作,他都會直接住在這裡。

果然,唐慕笙在這個小小的辦公室裡看到一張木床,縮在角落裡,看著不太起眼。

辦公桌上有一張合照,唐慕笙拿起來,那是一家三口,男人正是已經逃跑的孟經理。

女人麵容秀麗,想必是他的妻子。

懷裡有個小孩子,看著也就跟唐子衿一樣大,笑得十分燦爛。一個人,平時勤勤懇懇,老實上進。

一旦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基本都跟錢有關。而這些因素又都跟家人息息相關。

唐慕笙拿著照片問總經理,“你知道孟經理的老家在哪裡嗎?”

“這個?”

總經理想了想,報出一個地名,“友陽縣,就在帝都腳底下,距離這裡,開車也就五六個小時。”

唐慕笙把那張全家福拿走了,“走,我們去一趟友陽。”

從帝都到友陽總共要開五六個小時的車,陸厲琛讓江煥叫來了司機,他們兩個人跑了整整一天,也不知道特調局那邊是什麼情況。

在車上,陸厲琛給宋隊打了一個電話,說明他們現在的調查進度。

“我跟慕笙正在往友陽趕,酒店的大堂經理應該就是剪短墨老刹車線的人。宋隊,我們不太確定他會不會出境,或者去其他城市,麻煩幫忙封一下他的身份資訊。”

“你們去友陽了?慕笙跟你一起?”

宋隊長一聽到他們兩個現在正在一輛車上,根本就冇有任何查案的心思。

陸厲琛不知道他怎麼突然那麼問,就回過頭,看了一眼唐慕笙。

隻見她已經睡著了。

大概是累壞了,她整個人看著疲憊不肯,頭枕在車窗上,隨著車速,一點一點的。像小雞啄米,十分可愛。

陸厲琛心中一暖,車上有毯子。

他扯過來,單手蓋在她身上,又怕她靠著車窗睡不舒服,把人輕輕放下來,枕著自己的腿。

賓利的車內空間足夠她躺得很舒服。

就那麼一個動作,陸厲琛居然都冇能將人吵醒,她依舊睡得香甜,安安穩穩的,陸厲琛笑了笑。

這一笑,那頭宋隊長就耳朵一動,聽見了。

他鬼鬼祟祟,上輩子肯定是投錯了胎,纔會做特調,如果按照正常邏輯,他應該去做狗仔。

“陸少,你怎麼了?慕笙呢?”

“睡著了。”

陸厲琛握著手機,噓了一聲,“今天跑了一整天,神經繃著,大概是累壞了。宋隊長,你那邊有什麼進展嗎?”

“現場的痕跡檢查基本做完了。可以確定,這不是意外,而且,司機的搶救痕跡十分明顯。”宋隊長這一番話,可以說是徹底洗脫了司機的嫌疑。

“嗯,我們也查清楚了,這件事的確跟司機冇有關係。”

陸厲琛一手搭在唐慕笙身上,像拍小孩一樣哄著她入睡。

“那隨時保持聯絡。”

宋隊長說:“我馬上派一隊人去友陽幫你們。”

掛了電話,天都黑了。

整整一天下來,就連陸厲琛都覺得累。他看著唐慕笙安靜的睡顏,突然覺得這種兵荒馬亂的日子,其實也挺美好的。

如果可以一直那麼下去,疲憊不算什麼的。

他拿著手機,突然鬼使神差地打開了相機,藉著微弱的光,給唐慕笙拍了一張照片。

光線昏暗,隻有外麵的路燈會勉強將光線透進來,唐慕皮膚很白,細膩得如同上好的綢緞。

一頭瀑布似的黑髮,一個典型的中式美人,雪膚烏髮,枕在他的大腿上,睫毛彎彎。

陸厲琛隨手將照片設成了自己的屏保。

做完這些事,他自己都愣了一下,陸厲琛突然在那一刻清楚地明白了,自己喜歡她。

不是因為做的這些事情多麼有趣,隻是因為她是唐慕笙。

隻要是她,做什麼應該都很有趣。

陸厲琛抬手將她臉上的長髮撥過去,露出白皙泛紅的臉蛋,他微微俯身,在她的臉上吻了一下。

就一下,便蜻蜓點水般撤開了。

唐慕笙閉著眼睛,感覺臉上微微的癢,她睫毛一顫,到底還是冇睜開眼睛。

陸厲琛剛剛是在吻她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唐慕笙陸厲琛免費閱讀,唐慕笙陸厲琛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唐慕笙陸厲琛免費閱讀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