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狂飆 第6402章:小二,上茶!

小說:戰神狂飆 作者:一念汪洋 更新時間:2022-08-29 20:52:03 源網站:筆趣閣API

-

也就在這一日,黑月聖教動用了底牌,召喚出了黑月教主的神魂分身!

同樣,日月光陰宗也召喚出了日月光陰宗主的神魂分身!

雙方勢力的魁首,彼此對峙。

最終,不約而同,毫不猶豫的頒佈了相同的冰冷命令,繼而使得事件徹底升級!

“凡是我教所有弟子,即可傾巢而出,殺向神風域!保住屬於我黑月聖教的鎮教之寶……祈願神燈!”

……

“凡是我宗的所有弟子,立刻彙聚神風域,滅殺黑月聖教一切弟子,奪回我宗的鎮宗之寶……祈願神燈!”

至此……

宗派大戰,徹底展開!

不過十日左右的時間。

整個神風域,徹底淪為了戰場。

日月光陰宗與黑月聖教,開始大兵入境,展開了瘋狂的廝殺。

但是,雙方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勢力,彼此半斤八兩,雖然是宗派大戰,可是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局麵,開始出現僵持。

但是,氣氛越發的凝重!

山雨欲來風滿樓!

而過去的十天內。

整個神風域一片混亂。

無數生靈都逃了出來,將這裡留給了雙法作為戰場。

於一處酒樓內,葉無缺就這麼喝著茶,看著戲,在芸芸眾生之中毫不起眼。

很多酒樓之中,無數生靈茶餘飯後都在談論著“黑日大戰”的殘酷。

但是,冇有人知道,親手導演了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其實就在他們身邊。

或許,就在他們相鄰的那一張桌子上。

而時刻關注戰況的葉無缺知道了局麵陷入了暫時的僵持之後,放下了茶杯,露出了一抹冷笑。

“僵持之後,就有可能出現妥協,繼而不了了之。”

“這種時候,就需要再添一把大火了!”

隻見葉無缺站起身來,走出了酒樓,遙望一個方向,而這個方向,不是日月光陰宗,也不是黑月聖教。

而是……刹那宗!

在過去的十天內,同樣作為看客,但卻氣氛詭異的刹那宗。

整個刹那宗,彷彿是局外人。

但是,卻早已暗中積蓄了力量,看似是自保,實則的目的,誰有知道?

“日月光陰宗與黑月聖教,半斤八兩,就算宗派大戰,最後也隻會五五開。”

“可這個時候,如果刹那宗加入了,並且和黑月聖教聯手了呢?”

這就是葉無缺計劃之中第二個關鍵之處。

將刹那宗拉入戰場!

到時候,二打一,日月光陰宗就會陷入絕對的險境。

那麼日月光陰宗就算是投降都冇用了,因為黑月聖教和刹那宗不會給這個機會,隻會想要一鼓作氣,徹底吃掉日月光陰宗。

日月光陰宗將會被逼出一切的底牌!

一切的後手!

這正是葉無缺希望看到的。

他想要看一看,日月光陰宗與血色豎瞳的關係,究竟是什麼!

至於祈願神燈暴露了,血色豎瞳的力量就會知道他出現了?

那又如何?

問問黑月聖教和刹那宗願不願意聽它的話?

在仇恨與貪婪的驅使之下,血色豎瞳又能做什麼?

而葉無缺也斷定,如今的刹那宗雖然在看熱鬨,其實對於祈願神燈能不眼饞?

對於日月光陰宗,能冇有想法?

隻不過,缺少一個名正言順的名頭罷了!

正所謂!

師出有名!

才能名正言順,才能不引起公憤,也才能戰而勝之。

“該去給刹那宗送一份禮了……”

葉無缺淡淡一笑,而後朝著刹那宗的駐地而去。

刹那宗缺少的名頭,現在就由他送過去吧。

如果問如今的神風域,還有哪一處冇有被戰火洗禮,處於安全的區域。

那自然就是屬於刹那宗的駐了。

無論是日月光陰宗,還是黑月聖教,彼此雖然瘋狂大戰,但都暫時避開了刹那宗的地方。

似乎生怕把刹那宗也拉進來。

刹那宗駐地。

如今一共八名執事俱在,乃是神風域其餘駐地的執事,全都掉了過來,以防萬一。

但此時整個駐地內,氣氛卻是詭異。

八名執事,各自神情不同,但都隱隱透出了一絲渴望!

嘭!

突然,一名執事一拍桌子,似乎有些憋不住了!

“多好的機會啊!”

“黑月聖教與日月光陰宗開戰,如果藉此機會,我們抄了日月光陰宗的後路,豈不是能夠滅掉日月光陰宗?”

這名執事有些不甘心。

“是啊!日月光陰宗的這群東西,曾幾何時,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如今這名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豈能錯過?”

“我們隻能在這裡乾看著麼?”

“這麼打下去,估計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日月光陰宗估計會耗費大量的利益,將祈願神燈換回來,難不成還真的不死不休啊?”

……

執事們你一言我一語,都有些不甘心。

而居中的那名執事,顯然就是其中的話事人,此時也是一臉的無奈。

“我能有什麼辦法?”

“日月光陰宗在無垠噩土上也算得上大勢力,和很多大勢力糾葛很深,黑月聖教因為得到祈願神燈,可以不顧一切的發動戰爭,畢竟寶物有德者居之,完全冇問題。”

“我們雖然與日月光陰宗有仇,可是如果這個時候出手,根本就是師出無名!”

“到時候,誰都知道我們刹那宗想要藉此機會剷除宿敵,彆人會怎麼看我們?”

“名聲都會臭了!”

“誰知道日月光陰宗的那些盟友會不會出手?”

“所以,我們隻能看戲了!”

大執事歎息的開口。

這個道理其餘執事豈能不明白?

可就是不甘心啊!

駐地內,一片歎息。

可就在此時!

嘭!!

駐地外,突然出來一股波動,立刻引起八名執事的警覺!

“什麼人?”

“好大的膽子!!”

……

可是等他們八人衝出去後,卻誰也冇看到,頓時讓他們臉色變得陰沉。

“那是什麼?”

突然,有人在地上看到了兩樣東西。

一枚玉簡!

一顆淡金色的珠子??

“有人來故意送這兩樣東西的?”

大執事目光微眯,立刻明白了過來。

“這是什麼東西?一枚金丹?好磅礴的力量!!”

“還有這玉簡,快看看!”

大執事開始檢視玉簡。

片刻後,當大執事睜開眼睛後,眼中露出了一抹難以置信的驚喜與激動!

“你們立刻看看!”

當八名執事全部看完後,一個個神情已經變得厲然而激動!

“冇想到啊!日月光陰宗竟然在偏遠的疆域內設立分佈!凝練這信仰金丹!為此不惜屠戮無儘生靈的性命!”

“這兩樣東西,就是**裸的證據啊!!”

“哈哈哈哈!這下我們刹那宗師出有名了!!”

“是啊!日月光陰宗犯下滔天罪孽,我等身為無垠噩土的正義之士,必須要撥亂反正,徹底滅絕日月光陰宗這等罄竹難書的惡勢力!!”

但大執事此時看著駐地門外,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很顯然,這個人是故意送來了這兩樣證據,這是想要我們刹那宗加入戰鬥啊!”

“這個人,會是誰?”

“黑月聖教的人?”

“有可能!”

“你們說,祈願神燈突然出現,會不會和這個送來證據的人有關?”

當大執事鬼使神差的這般開口時,其餘執事都愣住了!

但大執事卻是突然笑了,道:“不過,這一切已經無所謂了!不管這個人是誰,又是何居心,但是,他想要做到事情,也就是我們想要做的!”

“大家的利益都是一致,原因,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隻見大執事露出了一抹獰笑,轉頭大喝!

“所有刹那宗弟子聽令!”

“即刻出發,穿插到日月光陰宗的後麵,發起全麵突襲!配合黑月聖教,將日月光陰宗徹底的……誅滅!!!”

這一邊。

送完禮的葉無缺,已然回到了酒樓。

他送給刹那宗的禮物正是有關清江域日月光陰宗分佈的一切殘垣斷壁的神魂影像。

當時,他為什麼要讓王根生和廉慶帶著他返回分支日月光陰宗的遺址?

就是為了去留下神魂影響,充當證據。

而且,其中還有王根生以及廉慶的口供。

最重要的,還有……信仰金丹!

是的!

葉無缺雖然丟出了祈願神燈,但是其內的信仰金丹卻是留了下來。

在他的計劃之中,得到祈願神燈的是黑月聖教。

而信仰金丹,則會當成證據交給刹那宗。

以此,讓刹那宗得知日月光陰宗的罪行,讓他們可以師出有名,名正言順的加入誅滅日月光陰宗的戰爭之中。

腦海之中,再度將整個計劃回溯了一遍後,葉無缺露出了一抹淡淡笑意。

最後一把火也添好了,接下來,就靜靜的喝茶看戲吧!

重新在一座空位上端坐而下,葉無缺笑著開口。

“小二,上茶。”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爆頭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戰神狂飆,戰神狂飆最新章節,戰神狂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